“很多园区定位不明确,发展得很一般,为了招商什么产业都引进,后期运营也没有活力,现在一般做产业的房企,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实力,都会想办法自己去拿地建厂。”深圳某房企的投资拓展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正月初一,恰逢藏历新年。夏清良又来到学校,将留校过年的8位少数民族学生请到活动中心一起过节,并给每个贫困学子送上新年的祝福及压岁包。学生们高兴地跳起了锅庄舞,将一条条美丽的哈达献给了“夏爸爸”。